常州辉鸿侦探调查公司
最新动态
常州私家侦探
您所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新闻一线 > 婚姻调查
婚姻调查

我结婚的时候婆婆家拿了十二万块的彩礼钱

我和老公结婚后,最初几年,我和婆婆关系处得还是不错。但是我自从女儿出生后,我和婆婆的关系就发生了微妙的变化。我结婚的时候,婆婆家拿了十二万块的彩礼钱。常州私家侦探我的父母大概返回了两万嫁妆,剩下的十万父母留了下来。我知道我的家境不是太好,我的弟弟逐渐长大了,娶妻都是问题。父母亲又没有什么本事,只有依靠我出嫁收点彩礼,再凑些钱为弟弟娶一门亲。

我的公公婆婆家的条件相对好一些。我平时在附近的工厂打工,每次拿工资,总是瞒着老公偷偷地给家里点钱,为的是让我弟弟娶妻盖上新房。终于家里凑齐钱,给弟弟娶了一房媳妇,不久生了娃。

那几年,为了给父母看病,给弟弟娶媳妇,给侄子买奶粉,我没少补贴家里,老公睁一眼闭一眼。可是婆婆却很不满意,老是找茬,我和婆婆之间的矛盾很深,经常吵架,有好几次闹得都要离婚。但是看到家里的情况,我又不能不管。我总觉得我对这个家有责任,我放不下,父母亲靠着几亩田为生,弟弟又是那么没出息。

后来,弟弟和弟媳在外打工,手上攒了不少钱。正好我们村拆迁,乡政府没有给钱,每人家分了块地皮盖门面房,弟弟打电话给我,要我借钱给他。我在家凡事我做主,老公一般不太反对我,我于是借给了弟弟十万元。后来弟弟弟媳的生活渐渐好了,我的孩子也大了,我往娘家补贴得少了。我和婆婆的关系一直不冷不热的,村里人还以为是婆婆重男轻女,对我歧视,明理的村里人都说我婆婆不该,说生男生女一个样。其实我知道婆婆对我有意见,主要还是因为我经常补贴娘家。

弟弟弟媳借我的钱一直拖了七八年没还,我家中间也没办什么大事,我也就没讨要。不过我心里有点不高兴,因为我知道弟弟弟媳这几年打工挣了一些钱,我开始对弟弟弟媳隐隐有点不快。

今年我家要盖房子,我觉得弟弟弟媳应该还我钱了,这么多年十万块钱已经贬值了不少。可是我在弟弟弟媳面前旁敲侧击,弟弟弟媳却装聋作哑。后来没办法,我直接就和弟弟弟媳说,要让他们还钱,弟弟弟媳总是以各种理由推脱,理由五花八门,总之就是不愿还钱。

后来,弟弟和弟媳在外打工,手上攒了不少钱。正好我们村拆迁,乡政府没有给钱,每人家分了块地皮盖门面房,弟弟打电话给我,要我借钱给他。

我在家凡事我做主,老公一般不太反对我,我于是借给了弟弟十万元。后来弟弟弟媳的生活渐渐好了,我的孩子也大了,我往娘家补贴得少了。我和婆婆的关系一直不冷不热的,村里人还以为是婆婆重男轻女,对我歧视,明理的村里人都说我婆婆不该,说生男生女一个样。其实我知道婆婆对我有意见,主要还是因为我经常补贴娘家。

弟弟弟媳借我的钱一直拖了七八年没还,我家中间也没办什么大事,我也就没讨要。不过我心里有点不高兴,因为我知道弟弟弟媳这几年打工挣了一些钱,我开始对弟弟弟媳隐隐有点不快。

今年我家要盖房子,我觉得弟弟弟媳应该还我钱了,这么多年十万块钱已经贬值了不少。可是我在弟弟弟媳面前旁敲侧击,弟弟弟媳却装聋作哑。后来没办法,我直接就和弟弟弟媳说,要让他们还钱,弟弟弟媳总是以各种理由推脱,理由五花八门,总之就是不愿还钱。

 
    最新动态
    联系我们
    常州辉鸿侦探调查公司
    联系人:
    电话:
    微信:
    地址:常州市武进区延政中大道23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