常州辉鸿侦探调查公司
最新动态
常州私家侦探
您所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新闻一线 > 婚姻调查
婚姻调查

常州婚姻调查我鼻子一酸难受的直抹眼泪

我和老伴都在乡下住,儿子结婚早,在城里工作,常州婚姻调查孙子也已经6岁多了,之前我一直想去城里帮忙照看孩子,但是儿媳不让我去,还说她自己能应付的来,我知道她是嫌我是农村人,觉得我脏,刚生出来的时候,我和儿子讲,我还能看孩子,但是儿子也劝我不要去城里,我也就没有再问。平时在家里我也没有什么事,忙完农活就是歇着,和老伴省吃俭用攒点钱,给孙子买些玩具和零食,隔段时间都会给孙子送过去,

就这样孙子慢慢的长大了,到了6岁多,儿子让我去城里帮忙接送孩子上下学,说是儿媳开了家店,离家比较远,上下学的时候接送孩子不方便,我想都没想直接答应了他。来到城里,儿媳对我也比之前好了许多,每天接送孙子,孙子也和我越来越近乎,不像以前那样,每年回老家的次数很少,就算回老家也怎么都不认我,甚至都不喊我奶奶,现在一切都好了,我也很欣慰。

一天,我接孙子回到家,孙子突然问我,他妈给我多少钱?我懵了一下问他:什么给多少钱?孙子见我没明白,直接说家里以前雇了个保姆,每天照看他上下学,一个月给保姆2000多。我听到这才知道,原来以前孩子都是花钱让保姆照顾的,我告诉孙子:奶奶照顾你,不要钱;孙子却反问我:为什么不要钱?我妈有钱,让她给你就行;我鼻子一酸,难受的直抹眼泪,拿出钱包,对孙子小声说:那些钱,你妈都给了,都在这里呢。那天晚上,我睡觉前想了很多,孙子也慢慢长大了,懂事了,虽然以前我和儿媳之间有点隔阂,但我相信,孙子就是我们之间的黏合剂,我们这个家也会越来越好的。

我老伴去世的早,家里只剩下我和儿子相依为命,我去服装厂干点杂活,供儿子读书,儿子毕业以后,在城里找了份工作,也算是有了出息,转眼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,因为家里没钱,我一直在发愁,儿子让我不用放心。过了半年,他在城里找了个对象,如花似玉,回老家的时候,可给我扬眉吐气了一回,村里人都夸我儿子有能耐,在城里站稳了脚跟,还找了个这么好的媳妇。
 
结婚时儿子才告诉我,他是入赘过去的,儿媳妇家里有两个女儿,大女儿嫁到了外地,儿媳那边家人想找个可以入赘的,我没有主意,全听儿子的,而且儿子和儿媳也是大学同学,确实家里没钱,也没有主心骨,我只能眼睁睁看着儿子“娶”了媳妇。结婚以后,我在老家继续打工,儿子和儿媳在城里生活,儿媳家里买的房,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,每次儿子和我打电话,我都给他啰嗦几句,在人家家里,凡事都要和和气气的,不要犯脾气;儿子也很听我的话,让我一切放心。
 
转眼过了一年,儿媳生了双胞胎,回老家的时候,村里人又在一边夸我有福气,儿子有出息,我心里也很美,笑的合不拢嘴,晚上我跟儿子说去城里帮忙看孩子,可是儿子的话却让我气的直跺脚。儿子说儿媳在外面雇了保姆,怕我累着,让我在老家歇着就行;我说我也能看孙子,为什么还花冤枉钱雇人看呢?儿子又说这是儿媳的意思;我听后也没有再争论。
 
结婚以后,我在老家继续打工,儿子和儿媳在城里生活,儿媳家里买的房,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,每次儿子和我打电话,我都给他啰嗦几句,在人家家里,凡事都要和和气气的,不要犯脾气;儿子也很听我的话,让我一切放心。转眼过了一年,儿媳生了双胞胎,回老家的时候,村里人又在一边夸我有福气,儿子有出息,我心里也很美,笑的合不拢嘴,晚上我跟儿子说去城里帮忙看孩子,可是儿子的话却让我气的直跺脚。儿子说儿媳在外面雇了保姆,怕我累着,让我在老家歇着就行;我说我也能看孙子,为什么还花冤枉钱雇人看呢?儿子又说这是儿媳的意思;我听后也没有再争论。
 
    最新动态
    联系我们
    常州辉鸿侦探调查公司
    联系人:
    电话:
    微信:
    地址:常州市武进区延政中大道23号